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id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7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id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8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siteid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19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sortid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1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rticlename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2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uthor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4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authorid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5

Notice: Undefined index: in D:\wwwroot\www.hdxinghua.com\web\html.php on line 27
迎春归来_()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-读书族小说网
读书族小说网 - - 在线阅读 - 迎春归来

迎春归来

    

迎春归来



    流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,床边阵阵香气,流萤睁开眼,便瞧见一个人影坐在跟前。

    “正卿…”

    她呓语着,却听见一声嗤笑。

    韩俊明放下咖啡杯,问道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流萤眨眨眼,缩回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哥呢?”

    韩俊明眼中闪过一丝寒芒。

    “他?他好得很,倒是你,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韩俊明心中妒恨,小娘是有多喜欢老狐狸,睁开眼便先问他。

    流萤自是没察觉到他的表情,她略略感受了一下,除了屁股疼,xue儿肿之外,也没有什么不爽利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韩俊明抬手将她xue位上的针拔了,流萤才发现他是在给自己针灸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她面上一红,知道他们昨晚闹得凶,自己更是晕了过去,也不晓得韩俊明医了多久。

    流萤抬眼看他,强压着心虚的心情问道,“我…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韩俊明擦干净手,端起杯子一饮而尽,咂咂嘴说道,“该说你晕了多久,现在已经正午了,小娘,你挂念老狐狸,也该心疼心疼儿子,昨儿才把迎春弄回来,我连个囫囵觉都没睡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迎春!”

    流萤忙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,韩俊明却先一步拦住她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颠鸾倒凤的时候也没惦记迎春,现下不急这两分钟。”

    韩俊明得话说得很是难听,流萤瞪他一眼,却也不晓得该怎样还嘴,毕竟自己理亏在先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也得去瞧瞧迎春,她怎么样?昨天的事情怎么样?金掌柜抓住了?”

    韩俊明放下杯子,不紧不慢地说道,“老狐狸安排的,能有什么差池?昨儿晚上他就审过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昨儿晚上他去审了金掌柜,流萤面色一滞。

    韩俊明瞧她面色微变,及时出言道,“老狐狸爽完拍拍屁股走了,把你扔给我,这一夜给我累的。”

    流萤不出意外地撅起嘴,虽然不高兴韩俊明这样讲,可一想到韩正卿丢下昏迷不醒的她去办事,心里也是不快意。

    韩俊明撬动了她的心思,便坐在她旁边小声说道,“想知道老狐狸审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“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韩俊明一笑,将脸凑过去,“小娘不犒劳儿子?”

    流萤扁扁嘴,白他一眼,“我自己去问。”

    “小气。”

    流萤不亲他,韩俊明倒也不强求,只将她按住说道,“不止金掌柜,还有几个你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?”流萤心思转了一转,“难不成,都是老宅的人?”

    韩俊明点点头,“你还记得何三儿?”

    “何管家的养子?”

    “对,他跟金掌柜勾结,他负责偷,金掌柜负责融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你也认识,是常安他们,都是大房的人。”

    流萤不知道该作何表情,她抬头看着窗外天空,这个毒瘤远比她预想得粘人,很是讨厌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老爷同大太太跟前的旧人,大太太一直以失了韩老爷的宠爱自苦,可韩家始终控制在他们手中,这两个人一里一外,将韩府控制得铁桶一般。

    当初大太太强弩之末,流萤一度觉得韩正卿只是出于报复才抛下大太太,现下她心里阵阵后怕,他们若不是及时逃出来,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端。

    “这群人在老宅易主之后失了营生,便打起这种主意。”

    流萤不说话,韩俊明便寻个话题说下去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拉回视线,“老宅的人…后来都散了?”

    韩俊明应道,“想是用不上那么多人吧,散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流萤再度沉默,若不是她的生母救下韩正卿,自己得了少爷的青眼,遇上这种变故,她也不晓得自己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韩俊明瞧她面色惆怅,急忙拦道,“你用不着想那些咸的淡的,cao心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流萤不解,“我有什么好cao心的?”

    韩俊明扯起一侧嘴角,“小娘可知道这回是怎么说动洋人的?”

    流萤扁扁嘴催促道,“你快说!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当初sao扰你的那两个洋人?”

    流萤本想不起来的,可这话是从韩俊明口中说出来的,流萤忽然明明白过来,他曾为了她同人家打过架。

    “这与他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老狐狸去走动,那边有一个是我同学的同学,一来二去也算说开了,搭上个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能愿意帮迎春?”

    “他们哪认识迎春,我说被绑的是你,人一口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流萤一听便傻了眼,这韩俊明当真胆大,这节骨眼儿上求人都来不及,竟还敢诓骗。

    “你这,这怎么好,那会被认出来的呀!”

    韩俊明不以为意,“洋人脸盲,你跟迎春本就相像,他们分辩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流萤直摇头,“你净想些馊主意。”

    韩俊明耸耸肩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“事急从权,我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一个谎言总是需要用更多的谎言去遮掩,韩俊明接下来的话,令流萤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“过过会有记者来采访,你事先跟迎春对好说辞,还得应付那洋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、可是当初报上说,绑了洋人,我又不是洋人,迎春也不是呀,这、这怎么还要见记者?”

    流萤一个头两个大,韩俊明捋着她的头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闹的满城风雨,老百姓都等着瞧个真章,不过注意力都在那几个悍匪头上,除了军部,没人在乎绑的是谁,老百姓看洋人都一个样,压根儿就不在乎谁是谁,真有眼尖的揪着不放,就说弄错了,本就是一场乌龙,剩下的由报社自己编排去吧,日子久了,谁还几个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这样…”

    相对于韩俊明的乐观,流萤只是忧心忡忡。这辈子撒过的谎,从跟韩俊明搅和在一起之后,是越发的离谱。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急。”韩俊明嘱咐好了流萤,便对外面一仰头,“迎春。”

    流萤顺着他的方向朝门口看去,只见迎春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迎春?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流萤脸上露了笑模样,掀起被子就要下床去,不待她动,迎春几步便来到床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流萤泪珠儿滴滴答答地掉,小手在她身上来来回回地摸,一会儿捏捏胳膊一会儿摸摸她的腿。

    迎春倒是笑嘻嘻地宽慰,“我好得很,那些个人算不得什么,就是军部的人来得慢,乌漆麻黑的,让我等了好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流萤一听这个便放下心来,“你竟是会功夫的,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迎春面儿上一红,“小时候、小时候学戏,师父教的,学的杂,上不得台面。”

    她这个说法,明显避着过去不提,流萤也不再多问,只道,“你平安就好,累不累?有什么想吃的?让厨房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迎春笑道,“昨儿回来就好好吃了一顿,小姐不用挂心。”

    流萤放下心来,才缓一口气,眨着眼问道,“那你给我说说,这回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迎春倒了杯水递过去,才慢慢道来。

    先前她只觉得柜上不算很忙,可金掌柜却经常有事外出,加上流萤在意过采买的事,她便多留个心眼儿,直到发现了那封密信,她将信偷过来,没敢往店里藏,便让敖文昊替自己收着。

    金掌柜打发人过来寻她,她便清楚金掌柜发现事情败露了,迎春本想过去对峙,没想到出门便让人绑了,好在这些人平时干的都是小偷小摸,绑架是没做过的,她得了空便趁他们不注意,将他们一个个都制住。

    她不晓得自己被藏在了哪,将这几个人绑好了独自出门,发现处在一条幽深的巷子里,七拐八拐才走到马路上,她是不知道这事见了报的,又盘算着自己一个女子,没有办法将这些人一一押运回来,更是不放心扔下这些人独自跑回来报信,生怕他们几个人合力逃脱了,便只能回去看着他们,期间小心地向邻居寻了帮助,许是邻居透露了消息,很快便有人上门来寻她。

    那些人寻到她的时候她很是戒备,直到他们将来意和盘托出,她才闹明白这里的事很是复杂,也很是庆幸自己没直接上警局报案。

    “后来便是三少爷同警署的人一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幸你平安无事。”迎春说的清楚明白,流萤点点头,又问道,“昨晚上有洋人见过你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是有一个,不过三少爷一早将我的头蒙了,也没见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闻言,流萤朝韩俊明抬眼看过去,这个三少爷要说他离谱,可也算是靠得住。

    韩俊明捉到她的目光,扯起一侧嘴角,“那洋人不过是去凑热闹的,我跟他说你受了惊吓,需要静养,至于迎春,也得做做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迎春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流萤想了想,说道,“也对,还有个敖文昊呢,他不晓得这里的事,还是不告诉他许多的好。”

    韩俊明一笑,“小娘通透,来,把药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明白了,韩俊明将药碗端来,流萤不明所以,皱着眉头看他,“这又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润肺去燥,滋补生肌。”

    韩俊明这八个字说的流萤很是不自在,她伸出手,却瞧见自己腕子上细细的红痕,她下意识缩回手想要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藏了。”韩俊明嗤笑一声,将汤药放在桌上,又拿来一面镜子,“这能藏得住?”

    流萤接过镜子,瞧见自己的脖子上赫然几个紫红的指印。

    迎春方才不好意思瞧,这会儿才低下头细看,“小姐这伤…得养些日子才能消,难怪二姨太发那么大脾气。”

    流萤眨眨眼,“二姨太发了好大的脾气?”

    “可不,又将大少爷罚了,正跟院子里跪着呢。”